海海海绵

是临摹,

画的Jenny🙆
哪天再画一个Jar上去

【授翻】涂鸦板-19-笔墨之心

小卷毛:

  
  灵魂伴侣AU!  萌萌的小甜文。


summary:


Jared期待着当他遇到Jensen的那一刻。


正文:


不要忘记明天的考试 ! 非常重要 ! ! !


Jensen笑着看到手臂上浮现出这些文字,他的灵魂伴侣又出现了,写下他的行程以便于记住。


Jensen对他的灵魂伴侣知之甚少,除了知道这是个人,  还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高中生。


但这至少意味着与他恋爱是合法的,这个想法出现在Jensen脑子里的时候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,但他不能能否认这一点。


在之前的四年里,他们已经互相知道了对方的存在,Jensen一直在为他的灵魂伴侣疏解心情,解决问题,男孩也总是写一个小小的很棒的感谢信。


Jensen认为安慰他的灵魂伴侣是他应当做的,因为他不可能让他的灵魂伴侣感到失落。


现在Jensen想要尽可能地与他的灵魂伴侣见面。


这名22岁的男孩在换上新画布之前,将他的画笔浸入油画桶之中。


最近他做了奇怪的梦,梦到一个陌生人,梦中的陌生人笑容灿烂,场景变换多端,


Jensen在过去的3天里已经梦到了他12次,但在他醒后又记不起他的样貌。


他到底是谁?


****


Jared温暖地笑着,看着黑色墨水在手臂上出现,然后最后幻化成一朵花朵消失掉,然后内容会牢牢记在他是脑子里。


他的这位神秘的灵魂伴侣非常贴心,非常温暖,他似乎并不介意Jared有时会写的备注,这是他的一个加分项。


18岁时,Jared非常焦虑,他必须完美地完成学业,并获得奖学金,最终进入世界上最负盛名的艺术学院之一。


但是现在,当他明天为了期末考试而进行宗教研究时,Jared不禁幻想着他的灵魂伴侣,他喜欢什么?他有趣吗?他聪明吗?他喜欢香草或巧克力冰淇淋吗?


这些是Jared需要知道的难题,之后他叹了一口气,然后回去学习,想着他们也许有一天会见面的。


****


Jensen自鸣得意得将双臂搂在胸前微笑着,他很高兴看到自己是画被发布出来。


现在几乎人人都可以看到它,甚至是他梦中的男孩,


他会想象着他的男孩在世界上的一个角落里看着他的作品微笑着。


突然间,他感觉到手臂上出现了熟悉的温暖感,是的,每当他的灵魂伴侣写东西的时候,Jensen的手臂就会发热。


他迅速卷起袖子,咬着嘴唇,急切地想看看他的灵魂伴侣写了什么。


30分钟后预约的医生,费尔法克斯街,不要迟到!


之后文字就蔓延着消失了,但Jensen记住了文字,他知道那个地方!那是他常去的那家医院!


Jensen告诉负责展览的经理他出现了紧急情况,并且要求提前离场。


****


他到达了医院的停车场,从下车的那一刻他一直跑向医院里面。


Jensen看了他的手表,现在是十二点十分。他的另一半应该也在这里!


他走进大楼,走过走廊直到他到达了候诊室。不幸的是,这里只有两个女人,一位母亲和她的女儿。


Jensen气喘吁吁,他想他如果早一点到。或许就不会错过他,但或许是他的男孩迟到了,他还没有来。


这么想之后,詹森在候诊室里坐了下来。他相信会等到他的男孩进来,然后他会向他的男孩自我介绍。


但如果他这样做,他会变得咄咄逼人或者烦人吗?老实说,Jensen现在非常恐惧 - 因为每个人都最担心的是:被另一半给拒绝。这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。他的阿姨经历了这件事,还有一个大学的同学,他们现在都不怎么好。


Jensen现在无法想象一个手臂不会再出现文字的生活,他不能接受。


不久,有人陆续地进入了候诊室。


Jensen抬起头,他惊住了。是他!他梦中的男孩就在那里!


在看到那张脸的那一刻!他记起了他梦中男孩的长相!同一张脸,那是他的一切!


但是他的男孩没有马上看他,而是去和接待员谈论什么。


当他坐下时,Jensen注意到他看起来很失望,可能是因为他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


Jensen突然有了一个想法,他为了向这个孩子证明他是他的灵魂伴侣,他从裤兜里拿出了便携的黑色画笔,他开始在他的手臂上写文字。


****


Jared以前从图书馆里读到过这些知识,关于灵魂伴侣的知识,以及如何与他们进行互动的信息。


第一件也是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知道他们的名字,但这是Jared一直责备自己的事情。因为他一直不知道他的灵魂伴侣叫什么,同样的,他的灵魂伴侣也不知道他的名字。


但是,当他觉得自己的手臂升温时,Jared把的袖子拉了起来,他看到了一些东西文字即将出现。


他看着他的手臂,看到了一个太阳的涂鸦,Jared在候诊室里笑了起来。


最后,涂鸦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四个字。


找到你了


Jared喘着气,慢慢地抬起头来,直到他与一个美丽的陌生人对视的那一刻。


他有美丽的眼睛和一个温暖的微笑,他手里拿着一个记号笔,左臂的袖子卷了起来。


Jared站起来,他完全被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催眠了。


这个人也站了起来,他们走到对方面前,Jensen把手放在了他的脸颊上,用他那双湛绿色的眼睛注视着他。


“是你,”他低声说。


“是我......”Jared笑着回答“我......我是Jared。”


“我是Jensen,你是否...想吃东西吃?在你预约之后......我的意思是......”


“是的 - 是的,我的意思是说,让我们在一起,一起吃吧。”


Jensen笑了说:“一起。”


当他们听到集体“哇哦”时,他们向旁边看,此时医生,护士和其他候诊的人们幸福地看着他们。


Jared回望着Jensen,尴尬的微笑牢牢地固定在了他的脸上。 


是的,他遇到了他的另一半。